400-000-1311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知识 > 资讯 >

外媒:中国“试管婴儿”市场高速发展

发布日期:2019-03-12 14:11

外媒称,中国政府推出二孩政策后,生育率并没有大幅提高。究其原因,除了民众观念转变、不愿多生之外,越来越多的中国夫妻面临不孕不育的困扰。男性精子数量不足、女性晚婚晚育等,都是造成受孕困难的因素。“试管婴儿”市场由此兴起。


中国“试管婴儿”市场高速发展

“自然受孕太难了,我们需要借助医疗手段”

夏日的一个周末,天气热得仿佛要燃烧起来,一位来自中国北方城市的求医者在“北京完美家庭”医院外抽着烟。香烟正是他来到首都的一个原因:他觉得抽烟的习惯影响了自己的生育能力。

这位38岁的建筑商人不愿透露姓名,我们姑且称他为张先生。他在接受美国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刚结婚的时候,自己和妻子忙于事业,当他们终于觉得可以要小孩时,却发现这是人生的另外一个战场。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随之而来的是年轻劳动力的短缺和养老金危机预警。中国的生育率依然呈下降趋势,二孩政策并未实现政府提高生育率的初衷。

这似乎是当今中国的一个悖论。精子数量和质量的下降,妊娠年龄的推迟和其他健康障碍,令怀孕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但中国人“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还在,许多人想再要一个孩子,对试管婴儿服务的需求激增。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 2016年,中国试管婴儿市场已达6.17亿美元,预计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跃升至15亿美元。

张先生和35岁的妻子不得不走向辅助生育医疗市场,这个市场拥有达到150亿美元规模的潜力。

许多中国家庭愿意为治疗不孕不育付出高昂的代价。张先生透露,他和妻子正在做试管婴儿,尽管医生并不保证一次成功,而每次尝试都要花10万元。代价昂贵,但张先生信心十足,他表示,自己想要两个孩子,如果没能一下子怀上双胞胎,自己和妻子会继续尝试。

“与以前相比,我们现在的经济状况好了许多,我们都想要孩子,但这太难了。”张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拿起了第二根香烟,“这些年,我在应酬的时候需要喝酒,又有吸烟的习惯。对我和妻子而言,自然受孕太难了,我们需要借助医疗手段。”

根据华创证券公司的估计,假设65%的不孕不育夫妇选择寻求辅助治疗,那么按照4万元的平均成本计算,这一市场在未来的规模很有可能达到1070亿元。海通证券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辅助生育已成为中国医疗市场发展最快、潜力最大的领域之一。”

男性不育成为严重问题

有数据显示,20年前中国育龄人口中不孕不育的平均发病率仅为3%,但到了2014年,内地不孕不育的平均发病率为12.5%~15%。

香港《东方日报》援引美国医学期刊《生育与不孕》网站发表的研究报告称,中国内地年轻男性精液质量大幅下滑。该报告的结论建立在长达15年、对3万多名申请捐精者进行的研究上。

研究发现,2015年在湖南年轻捐精者中,只有不到1/5的人精液合格,符合捐赠条件。而在2001年,这一数字高达56%。研究指出,合格捐精者不足的情况并非仅发生在湖南,而是中国全社会面临的问题。

捐精者生殖健康为何下滑得如此迅速?研究人员尚未给出明确解释,只是指出,环境污染加剧,例如水污染、空气污染和食品污染等,都可能是潜在因素。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援引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滕晓明的分析称,中国处于高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相当一部分环境内分泌干扰物,通过污染水源、食物或经皮肤吸收等途径进入身体后,对人类的发育、生殖、免疫、神经等都会产生影响。

“越来越多的证据似乎都表明,男性不育日益成为中国面临的严重问题。”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指出,中国男性的精子计数(即每毫升精液中的精子数目)已经从1970年年初的1亿个下降到2012年的2000万个,“如果这些发现反映出的是一种更广泛的趋势,那么中国日益加剧的人口问题无疑会进一步复杂化”。

许多中国女性为了追求事业的发展,选择推迟生育年龄,这也导致了受孕率的降低。35岁以后,女性生育能力开始走下坡路,30岁之前是最佳生育年龄。

此外,伴随经济快速发展而来的巨大压力,以及不良的生活习惯,都可能是造成不孕不育的原因。

《东方日报》援引上海一位医生的话称,男女都应避免体重不足或超重,以免内分泌紊乱;戒烟、戒酒至关重要,尼古丁会减少性激素的分泌,过量饮酒可影响生殖系统功能,导致内分泌紊乱,“对打算怀孕的年轻夫妇来说,戒掉抽烟、应酬、熬夜等不规律的生活习惯迫在眉睫”。


取卵后,医生在卵泡液中寻找卵细胞

 

中国不孕不育者海外就医

不少有经济实力的不孕不育夫妇,选择赴海外就医。

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李媛告诉英国路透社,“很多中国患者去海外做试管婴儿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需求。例如,他们在国内做不了代孕或性别选择等。”澳大利亚允许非商业代孕,美国允许性别选择。

市场调研公司伯恩斯坦的分析师罗拉·卡尼对路透社表示,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从澳大利亚到美国,无数医疗机构受益于想要试管婴儿的中国患者,业务明显增长。

泰国苏必利尔试管婴儿医院副经理阿尔农·信沙瓦迪对路透社说:“我们医院已经准备了说汉语的工作人员,以便与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协调。”

澳大利亚医疗保健公司弗图斯正在与中国的医疗旅行机构合作,帮助有意向的求医者进入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的诊所。弗图斯首席执行官苏·钱农说,该公司拥有说中文的生育专家和护士。该公司还建了一个中文网站,为其能帮助患者早日圆梦的先进技术做广告。

位于贝弗利希尔斯的南加利福尼亚生殖中心的联合创始人兼医学总监马克·萨里说,在过去一年里,该中心的患者中有约20%来自中国。“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有经济实力,想要通过辅助医疗促进自己的生育能力。”萨里说,自己的诊所提供帮助中国夫妇鉴别腹中孩子性别的服务。

这是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美联社称,过去,试管婴儿是个敏感问题,采用这项技术生育的夫妇甚至不愿告诉父母和亲朋好友自己有生育问题。但现在,不少中国夫妻能以平常心面对这一问题。

张先生站在北京繁华的街道旁,看着车来车往。他表示,自己知道很多人有类似的烦恼,“我们和朋友可以谈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们中许多人都尝试过试管婴儿。”经过一系列检查,张先生和妻子将在今年11月到北京提取精子和卵子。

王女士在去年12月尝试了试管婴儿,但没有成功。她告诉《青年参考》,自己和丈夫结婚三年了,最初两人没太在意孩子的问题,准备随缘,临近30岁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两个人都有问题,

“我们咨询了医生,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试管婴儿成功的几率在下降,所以不想再等下去了。”王女士说,做试管婴儿是件“十分不舒服的事”,“我为了做一次试管,前前后后跑了不下10次医院,次次都要排大队,医生永远忙到不行。而且你不能用医疗保险,每次的钱都得自己出”。

她表示,除了前期准备工作繁琐、价格昂贵外,做试管的过程更是“十分痛苦”,“我基本上一个月都没有离开床铺”。但是为了要一个孩子,王女士表示自己会坚持下去,现在的她已经辞了工作,准备第二次尝试试管婴儿,“我听说很少有一次成功的情况,许多人做了两三次,我相信自己会成功”。